第325章 足球外围怎么买

下楼时,我脑海犹自回荡着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的谈话。鬼使神差的,我这时竟然又想起嘉琪姐胸前那抹旖旎的春.色,心里砰砰直跳,竟然有些发慌。
也正因如此,导致宋嘉琪和方正源之间始终无法拥有一个孩子,加之方正源今年已经三十岁了,双方父母一直在催促,在这件事情,便是愈发的紧迫起来。
“我,那个……我是准备……我想关门,不是想那个……”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,心里有点担忧,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,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。
点了支烟,沉思良久,我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,忽然叹了口气,轻轻摇头,甚至有些哭笑不得。自己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念头?对于我而言,宋嘉琪一直都是姐姐的角色,当初嘉琪姐结婚时,我也只是郁闷了一阵子,也未见得有多么的伤心,为何听到他们两人今天的争吵,反而会有些心绪不宁了呢?
有戏!嘿嘿!绝对是有戏!在一番试探之后,我内心已经十分笃定,自己有把握把这个娇俏的小少丨妇丨据为己有。想到这儿,我的嘴角翘起了一丝不易觉察的诡笑,心里涌起了一阵激动的情绪。
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刚到那家叫华军托运站的门口,听见室内隐约传出吚吚呜呜的呼救声,我心头一紧,赶忙推开虚掩的铁门,发现托运站的老板李华军在屋内正对嘉琪姐欲行不轨……
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,额头浸出了汗水,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。心里却开始幻想,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。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,我是真觉得不值。
我感觉浑身的细胞都有点躁动起来,额头浸出了汗水,有点紧张不安的对她呵呵的傻笑。心里却开始幻想,和她能嘿咻一番好了。眼前这么个美女竟被高启荣那头长得像肥猪一样的老色鬼霸占了,我是真觉得不值。
宋嘉琪单手托腮,站在楼下,注视着我离开的背影,秀眉紧蹙,俏脸又泛起了愁云昨天晚,方正源仍在做她的工作,软磨硬泡,哄她范,这让宋嘉琪极为苦恼,她做梦都没有想到,丈夫会想出那样荒唐的办法,来维系香火。
见我在看她,小美女瞥了我一眼,牙尖嘴利的道:“看什么看呀,没见过美女呀!”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好玩,伶牙俐齿的不说,声音蛮清脆的,还挺好听,笑着搭讪道:“美女,一个人来玩啊?”美女挺翘的琼鼻一抬,没好气的说道:“管你什么事呀!”
我朝她笑了笑,张晓芬也朝我羞涩的浅淡一笑,随即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,让我心里感觉痒痒的。此时,我感觉两个人的心都有点跳动加速。这之后,我们俩都没有说话,只是身体依然没有分开,不时的摩擦一下……
资源管理局在青阳市算是一个不错的单位,离家也不远,坐公交车的话,差不多二十分钟到了。今天是第一天报到,我打扮的较为正式,特意换下T恤,找了一件平时很少穿的白衬衣,配了一条藏青色的西裤。
我吓了一跳,目瞪口呆的看了她一会儿,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居然这么厉害,随即开玩笑的道:“你不怕我的酒里下药啊?”小美女已经脸色微红,眼神都有点飘忽了,说道:“切,谁怕谁呀,我才不怕你呢!来,有本事我们俩来喝呀,看看谁怕谁。”
张晓芬起初也没注意到是我,看我回头,她也感觉挺意外的,我们俩的脸庞近在咫尺,几乎要贴在一起了,我都能看清她脸的毛孔,那丰润性.感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,眼睫毛很长,向卷起着,一双丹凤眼,水灵灵的,好似带了电一样,直视的那一瞬间,电的他浑身发麻。
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,高启荣道:“小叶啊,前几天,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,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,你看如何啊?”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,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,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,点着头道:“好的,高局长,我个人没什么意见,听领导的。”
张晓芬俏脸虽已晕红,但见我指点的确实挺专业,不时娇.喘的虚心问我,道:“是、是……是这样吗?”我这时如同武林高手一般,手、肘、肩、胸、膝一起阵,不停地在张晓芬身体的各个部位进行定点攻击,连眼睛鼻子都没闲着,眼珠子直接掉到乳.沟里爬不出来了。
靠在椅子喘了几口气,高启荣道:“小叶啊,前几天,我们几个局领导在你来之前商议了一下,你暂时为我服务一段时间,你看如何啊?”我这新来的小兵哪敢有啥意见,还不是领导说什么是什么,于是我赶忙满脸微笑,点着头道:“好的,高局长,我个人没什么意见,听领导的。”
谁知刚走出公交车站,一辆奥迪a6从身边飞驰而过,水洼里的泥水溅了一身。我低头瞅了一眼,干净的白衬衣被溅的满身泥点,气得我骂道:“怎么开的车,不长眼睛啊!”
电梯到了楼层,我扶着她找到房间,打开门之后,将她放在了床,解开衣服全部的衣扣,轻轻向下一拉,露出半截白生生的身子,那种感觉,像是轻轻剥开一段鲜嫩的小葱。
大学毕业,我被分配到了家乡青阳市的资源管理局,一拿到派遣证,我迫不及待的跳了返家的列车。因为,我想念我的家人了。我没见过我的父亲,从小与妈妈相依为命,可在我读初二那年,妈妈却生病永远离开了我。
 
是个什么鬼东西